晚吟

上课时,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请忽略我狗爬的字和写字的纸

祝魔道团宠生日快乐

巍面

Chapter 2 

对于一个不常喝酒的人来说,宿醉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它会带来一系列不良影响。比如头痛,再比如影响自己的生物钟等等。这两项在我们的沈大教授身上都有所体现。一觉睡醒,沈巍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头。看了眼时间,已经早晨八点半了。
    一抬头就看到卧室的桌子上放着一杯水。沈巍港端起杯子就看到旁边还放着一张纸条。上面的写着∶醒了就喝点水。看着那龙飞凤舞的字迹沈巍的嘴角上扬了一丝弧度。轻轻一笑的样子好生好看,可惜没有人看到。喝完了水。沈巍将纸条翻了过来。上面依然是赵云澜的字迹。只是看了眼纸上的内容后,沈巍嘴角的弧度消失。眼神甚至变得有几分凝重。闭上眼睛,细细的感受了一下,发现赵云澜确实在特别调查处,但是那里却没有出现黑能量的波动。随即放下心来。
    放下纸条,沈巍转身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走进了浴室。一阵风通过窗子吹了进来,吹过桌上的纸条,纸条上写着:待你醒来,如果有空,来一下特调处的办公室,我这有点事。
    沈巍推开特别调查处的门走了进去,入目的是赵云澜懒散的躺在沙发上。于是他将手中的早餐放在了桌子上,将赵云澜放在旁边的外套,轻轻的的搭在了他的身上。赵云澜忽然睁开眼睛一把抓住了沈巍的手腕,笑着说:“黑老哥,你醒啦?感觉怎么样?”沈巍把他的手腕从赵云澜的手中抽了出来。然后坐到了赵云澜的对面,“我没事,倒是你,心血来潮留纸条给我?说说吧,有什么事是我帮的上忙的?”
    “也不是什么大事,”赵云澜说着揉了揉额头,“不过也确实挺让人头疼的,而且这事可能非你不可。”然后又猛地站起,俯身看向沈巍。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沈巍的神情也跟着严肃了起来,毕竟能让赵云澜这个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的人,露出如此严肃的神情的事情,绝对不会是像他说的一样不是什么大事。两人四目相对,赵云澜极为严肃的缓慢说道:“你会。。。照顾孩子吗?”“哈~”我们的沈巍沈大教授,此刻的内心可能是崩溃的。
    对于此次的麻烦,沈巍沈大教授设想过种种可能,但是此次出现的却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一种结果。因为此次的麻烦无关黑能量,无关异能,也无关地星。而是关于一个少年。一个少年对于赵云澜这样不怎么会照顾人的人来说,可能是一个麻烦,但是对他来说应该也算不上什么麻烦了。不过这诚然不是什么非他不可的事情,在这特别调查处里找一个可以照顾人的,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比如祝红,比如郭长城,再比如大庆。然而当那个少年从楼梯上缓缓走下的时候。他发现他错了,错的离谱。这个麻烦,确实是非他不可。
    楼梯上缓缓走下了一个少年。银色长发及腰,身上穿着一身明显不合身的居家服,袖口和裤脚全都编起,宽大的衣服显得少年更加瘦小。少年长得很好看。看清了少年的脸。沈巍猛地冲了上去。手中幻化出斩魂刀搭上了少年的脖子。冷冷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想对赵云澜做什么?”赵云澜紧跟着冲了上来,一把拉开沈巍道:“老哥,你先冷静点,这其中有些误会。”拨开了沈巍手中的斩魂刀,然后又看向面面“哎呦,我的小祖宗,你怎么不穿鞋就下来了?”说着抱起面面走向了卧室。
    在赵云澜抱着面面走后,沈巍再次幻化出斩魂刀,果然如此,刚才过于激动只是隐隐觉得自己黑能量的凝聚,据隐隐受阻,却没有很注意。再次凝聚斩魂刀验证了自己的猜想,即使是自己在这里凝聚成斩魂刀,也很费气力,有一种能量在阻碍着黑能量的运行。是四圣器的力量啊,他想,不愧是赵云澜。
    说真的,再次看到夜尊,他的内心绝不是毫无波澜。若不是双生鬼王间的那一丝感应,他或许都要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因为那双眼睛太过干净,干净到没有一丝尘杂,一丝事故。像极了1万年前是跟在自己身后,总是哥哥哥哥叫个不停的小尾巴。只是那个小尾巴,却是自己亲手弄丢了。
   

巍面 一个不会取名字的人

Chapter1

      特别调查处充满了欢声笑语。大家坐在一起,这是大战结束后,他们这样子在一起吃的第一顿饭。在饭桌上,赵云澜猛的站起来一拍桌子豪迈的说,“明天特别调查处放假一天天大的事也要等到放完假回来再说。”顿时间一阵欢呼声响起。
    觥筹交错间几人脸上都有了醉意。看着赵云澜还要喝,沈巍从他手中拿过酒杯在他阻止之前猛的喝下,于是一向不怎么喝酒的沈大教授猛醉倒在桌子上。众人面面相觑,忽然爆出了大笑声。赵云澜伸手搭在沈巍的肩上,调笑道,“我说黑老哥不会喝酒还喝的这么猛,这下要辛苦我带你回去。”
    坐在他旁边的大庆看向他问道,黑老哥?赵云澜笑着说,“我说的是嘿,老哥。你这几万年的老猫了,记忆不好耳朵也不行了?”说着递了一个棒棒糖过去。“拿着,没有什么问题,是一个棒棒糖解决不了的,一个不行,那就两个。”然后向着众人说。“沈巍他醉了,我先送他回去,你们继续。”

    赵云澜开着车带着沈巍走在路上。今晚的月色倒是不错。四周安静也没有什么行人,再加上这条路较为僻静倒也不用担心查酒驾的问题。这样想着赵云澜轻快的哼着歌又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躺在后座位的沈巍。
    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旁边的小道冲了出来。赵云澜急忙下车查看那疑似被他撞倒人,借着月光可以看到那是一个少年模样的人,一身白衣的少年呆呆的坐在地上。身上的白衣有些凌乱,上面布满了灰尘,甚至有几分破损。在看到少年身上没有什么血迹之后,赵云澜松了口气。忙问他有没有什么事?又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少年。
    少年有着一头及腰的银发却因为没有好好打理而显的毛糙,还有几分灰扑扑的。少年应声抬起了头。露出那张脏兮兮的小脸,这小脸脏是有些脏,但却掩不住少年精致的五观,那是一张清秀甚至说有几分漂亮的脸。赵云澜不禁呆在了那里,倒不是因为这个少年长的有多好看。而是因为他和自己车后座里的沈巍沈大教授长的有七八分相似。若不是年龄上有差异,一说不定都会以为是一个人。
    一阵脚步声把他从自己的思绪里拉了回来。一群小混混走了过来冲着地上的少年骂骂咧咧的道,这小子还敢从你爷爷我手里抢东西,给他点教训。说着要对赵云澜说道。你这小子,离远点,别多管闲事。当然结果不出所料。小混混们丢下一句等着瞧就急匆匆的走了。
    赵云澜转身向着孩子在地上的少年伸出手,少年把手放在了他的手上,接着他的力气站了起来。赵云澜握着少年的手死死的盯着少年的眼睛。面上一片冷静,良久突然笑着说,你要和我一起走吗?

    到了沈巍家中,赵云澜将沈巍扶到了床上。脱了鞋子盖上被子又在卧室的桌子上放了一杯水。走到门口想了想,又回头在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然后才带着刚进来的少年回到了特别调查处的办公室。(不要问我面面为什么那么配合,毕竟我们的赵处长怎么可能会搞不定一个少年?)
    刚回到办公室,赵云澜就把自己狠狠的扔在了沙发上。又将手足措的少年也拉了过来。然后又盯着少年对他说:“我需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叫什么?或者说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那些人是谁?为什么追你?”手却默默地摸向腰间的手枪。
    少年看着他说∶“我叫面面,面面就是面面。”说着少年歪了歪头眉宇间说不尽的无辜神色。接着少年又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明明面面是在一片树林里。哥哥出去了,他让我在这里等他。面面就一直等。一直等。面面好困。可是面面就闭上眼睛睡了一小会儿,就一小会,睁开眼睛就在这里了。”
    “你还有一个哥哥?”赵云澜问。“对,我哥哥叫嵬,山鬼,嵬。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对面面最好的人了。”一说起哥哥少年的神色顿时变得鲜活起来眉目间都是骄傲和得意,仿佛说的并不是自己的哥哥,而是一个天地间的大英雄。或许在他看来哥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最大的大英雄了。“可是面面还没有等到哥哥。”说着少年低下了头神色间说不出的失落。
    赵云澜伸手揉了揉面面的头。另一只手松开了手里的枪,转向口袋拿出一支棒棒糖。然后撕开糖皮将糖塞进了面面的嘴里。一把把面面搂了过去,又揉了揉他的头发。柔到面面的头发全部都炸起来才松手。说到“吃个糖一切都会好起来。”面面抬头看着赵云澜“一切都会好起来,那哥哥也会找到吗?”赵云澜说∶“那是当然的,不过你现在需要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
    说完赵云澜就走到浴室里放好了水,又找出一套大庆的衣服递给面面。将面面推进了浴室,让他好好洗个澡,再换身衣服。又让出了自己的床。在面面睡着以后。赵云澜瘫软在沙发上,嘴里斜叼一个棒棒糖,将棒棒糖上剩下的棒棒扔进垃圾桶。狠狠地叹了一口气,“哎,果然我不适合带小孩。不过,到了明天就解放喽~。”说着又拿出一根棒棒糖说着又拿出一根棒棒糖叼进了嘴里。